????陈晋当然不可能在毫无准备,没有半点倚仗的情况下来到深港市。

????否则的话,那他这条所谓的过江龙,可就真变成臭水沟里的一条泥鳅了。

????在唯一一次跟段怀疆的交流中,还有后来江光华作为代表的几次沟通中,为了帮助陈晋在珠三角地区获得足够的资本,段怀疆坐镇中枢,实际上是给予了他许多优势的。

????甚至就连许庆,也曲曲折折的接到过段怀疆或暗或明的授意。

????只不过许庆狡猾,明白现在还远不到选边站队的时候,所以对陈晋的态度也时而暧昧时而严肃。

????就拿这一次拍卖来说,陈晋猜到了一些,知道为了深港市郊区的城市化发展一定会颁布相应的政令。

????只不过他没想到,许庆会选在那个时机,颁布影响如此深的计划。

????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了地铁线路的审批内容,就在那种情况下,也绝对不敢让大马胡乱装比。

????几乎可以这么说——深港市的开发商,实际上是在跟段怀疆对抗。

????跟一个中枢大佬对抗,就凭他们的级别,是绝对讨不到好处的。

????所以从始至终,陈晋之所以不在深港市出面,而是全权交给了大马,说白了,就是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????他真正的战场,在香江。

????但是……陈晋扪心自问,还是低估了李氏和郭氏的手段和决心。

????嘉氏和郑氏的顺利合作,让他难以避免的把四大家族给划在了同一个水准上。

????只可惜,事实并不是这样的。

????陈晋来到深港市,同时步入香江商圈的目的,就是要逐步蚕食香江在深港市的资本布置,然后更进一步的……将国际资本从香江彻底驱逐出去!

????作为华夏土地上最特殊的一个行政区,香江需要更加纯粹一些。

????这是他跟段怀疆的共识。然而,李氏和郭氏根本就没有搭理他,而是不管不顾的,直接领着国际资本北上了!

????陈晋有理由相信,今天这几百个亿的投资,只是经济入侵的第一步而已。

????这些事情,他当然没办法对嘉米高和郑嘉淳解释得这么清楚。嘉米高还能从陈晋的描述中猜测到几分真相,至于郑嘉淳,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了。

????他久在香江,就算本身并不是个外界传闻的纨绔子弟,但他的资源和消息渠道都不能跟嘉米高相比,甚至是连阮家豪都比不上……

????总而言之,他还没有到那个段位上,有些事情,不是他的眼界能够看见的。

????所以他只能困惑的问道:“既然深港市的项目没问题,你又何必要离开?”

????“你应该知道,你人在不在深港市,影响也很大。”

????陈晋摇了摇头:“如果不能对他们的举动做出反应的话,那么在深港市的项目毫无意义。”

????“嘉米高先生,你觉得呢?”

????他眼带精光的盯着嘉米高,试图从他的表情当中看出不妥。

????哪怕只有一丝,他都要让嘉米高永远留在这里,绝不能让他回归到李氏的阵营当中。

????全盘计划已经被彻底打乱了,陈晋不敢再冒险了……

????只不过,嘉米高面无表情,连眼神(www.vkzw.com)都没有闪烁一下,只是这么坚定的与陈晋对视着……

????半晌,就连郑嘉淳都觉察到气氛不对了,刚要开口圆场,嘉米高蓦然笑道:“陈总,我赞成你的看法。”

????“很好!”陈晋点点头,又颇有深意的看了郑嘉淳一眼,抬手送客。

????然而他自己却连屁股都没抬一下!

????嘉米高皱了皱眉,轻叹了一声,欠了欠身,同郑嘉淳一起离开了陈晋的房间。

????下楼之后,郑嘉淳跟嘉米高道别,转身要走,却被嘉米高叫住了。

????“郑总。”嘉米高来到他面前,拉着他走开了两步避开了其他人。

????郑嘉淳不解道:“嘉叔叔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嘉米高比他父亲郑御仝要小十几岁,所以郑嘉淳叫他叔叔,毕竟四大家族之间争斗不断,但几个掌门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和谐的。

????“你准备好跟家族决裂了吗?”嘉米高压低了声音问道。

????郑嘉淳一愣,狐疑道:“嘉叔叔,这话怎么说?”

????“关于陈晋的事情,你最好还是回去请示一下你父亲。”嘉米高严肃道:“如果他准备上李成城的大船,那么无论你能做到什么程度,将来都不可能再跟郑氏扯上什么关系了。”

????“你父亲也不会允许那种情况发生的。”

????“李成城的大船?”郑嘉淳思虑的问道:“嘉叔叔,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????“就看陈晋这趟北上的结果了。”嘉米高也不多做解释,给郑嘉淳扔下一个问题之后,飘然而去。

????与此同时,陈晋的车从边上缓缓驶过,车窗下降留出了一道缝隙……

????陈晋和他们两人就这么短暂的对视了片刻,车子便加速离开了。

????当夜,陈晋包下的私人飞机先是到了东江,在东江短暂停留之后,便一路北上,抵达了……天锦市!

????不入上京城,是陈晋怎么都不敢踏破的底线。

????好在,对于香江资本的忽然发作,段怀疆也没有让陈晋剃头担子一头热,在第一时间赶往了天锦市。

????到了第二天清晨7点,两人已经在天锦市某高档酒店的包间里,一起吃着早餐了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尽管在新闻里时不时都能看见段怀疆的模样,但是初次见面,陈晋还是有些微微惊讶。

????段怀疆比摄像机镜头里要清瘦些,没有穿到胸口的高腰裤,也没有过于严肃的宽边眼镜——事实上,段怀疆的眼睛并不大,让陈晋很难想象在这对眼睛后面,藏着家国天下!

????“陈总似乎没休息好呀?”段怀疆夹着个包子,端着豆浆,啃了一口,笑眯眯的问道。

????陈晋有些惶恐,忙道:“叫我小陈就好,在您面前,哪还有什么总不总的,不都是小虾米么?”

????“话不能这么说,严格来讲,我是为你服务的。”段怀疆很快啃完了包子,又开始剥起了鸡蛋。

????酒店的早餐琳琅满目,他却唯独钟爱这中式餐点。

????“这一次李成城和黄晓青的动作,您怎么看?”陈晋不打算继续磨蹭,毕竟时间实在太紧迫了。

????“今天是国庆节。”段怀疆应道:“所有的不和谐,今天都不允许出现。”

????“放任不管?”陈晋惊道:“只要给他们一天时间,一旦再有更多的资本进入,到时候再想拦,可就……”

????段怀疆总算停下了动作,看着陈晋认真道:“不仅仅是今天,就算是明天,后天,明年……”

????说着,他被自己的话给噎住了,是那种郁闷到了极致的无语!

????最后,他总算咬着牙咽下一口气,冷声道:“他们的七寸拿捏的太准了!”

????陈晋皱眉。

????“自从去年的双限令之后~”段怀疆继续解释道:“市场确实冷静下来了,除了你在东江市和东海市创造的奇(www.vkzw.com)迹以外,全国各大城市都处于下行管道中,进入了买方市场。”

????“如果不能恢复市场信心,促进活跃的话,很难说市场会就这么一蹶不振,后果是无法想象的!”

????“香江资本的进入,意味着他们对内陆市场仍然保有信心,对整体市场环境的好处不言而喻。”

????“更何况,目前确实需要他们的资本……股价,市场热度,客户关注度……他们能带来很多。”

????“另外,郎正涛……”

????“等等!”陈晋打断了他的话,心头无名火起:“你的意思是,你让我我豁出身家性命去闯香江,一扭头,就把我给卖了?”

????“也就是说,我做的事情全都变成了笑话?”

????段怀疆无奈的叹道:“小陈,你先听我解释……”

????陈晋拍案而起,直接就爆了粗口:“解释个屁!政客的嘴,骗人的鬼,我真是艹尼玛的!”

????他万万没想到,事情到了这一步,自己竟然是错信了段怀疆?

????“你先坐下!”段怀疆也有些恼了,厉声喝道。

????但陈晋却不准备再对他假以颜色了,冷笑道:“不需要了!总而言之,你走你的阳关道……”

????“香江会乱!”段怀疆忍无可忍道:“但是香江不能乱!”

????“你以为,没有中枢的同意,他们的资本能进得来吗?”

????“这只是暂时的妥协而已。”

????陈晋原本都转身准备走了,听见这句话才回过头,惊疑不定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中枢被要挟了?”

????“不能说是要挟!”段怀疆应道:“这关系到更高层面的搏弈!”

????“不是资本层面这么简单了……”

????“而是,香江……和内陆……”

????一瞬间,陈晋意识到了什么!

????他思索了片刻,艰难的应道:“中枢准备对香江……?”

????“改制!”段怀疆语出惊人。

????陈晋一下子觉得有些腿软……

????纵使是他,此刻也不得不承认,这已经不是某个人可以改变的巨大漩涡了。

????别说是晋涵集团,就算把全国的开发商都填进去,也未必会对这个漩涡造成什么影响。

????这是最高意志的碰撞!

????欲使其灭亡,必使其疯狂……

????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你已经没有什么能做的了。”段怀疆道:“我很感谢你的挺身而出,在这件事情上,确实是我辜负了你!”

????“但我不打算辜负我自己!”陈晋扔下一句话,转身而出。( 房产大玩家 http://www.luoqiuxs.com/9_9573/ 移动版阅读m.luoqiuxs.com )